今天發生了一件可說是今年度最悲憤的事情

敏鎬

 

雖然身在媒體圈很久,但阿珠媽我的少女心偶爾也會有小鹿群暴走,被激起陣陣粉紅色水花。雖然我平常多少有看韓劇,但大概是幾個月才能看一部(而且不時還有古美門這種日劇跑來插隊),總之我看韓劇的進度,比一般人平均LAG大概一年的狀態。我能在今年過年趕上「星星」熱潮,已經是拜農曆年長假所賜,基本上我沒和大家聊「大長今」或「藍色生死戀」這種八百年前的韓劇,已經算是有跟上時代。

在幾個月前,忠孝東路那間PURE YOGA牆上,放了很多年瑜伽的COCO李玟被換掉了,換成一個大號帥哥,但因為當時我還在迷都教授,問了朋友才確認牆上那位大號帥哥是李敏鎬。

接著我就過了幾個月沒日沒夜的瘋狂採訪與寫稿生活,人生中暫時沒有韓劇。

一直到六月初吧,我終於把手邊的工作都暫告一個段落,然後就是長達半個月的匪區採訪,人在匪區的夜晚非常無聊,街上除了廣場舞沒有什麼好玩的活動,電視又很難看,於是就從電腦上網看了「繼承者們」

接下來應該不用多敘述,我想每個有看過繼承者的阿珠媽應該都有同樣的反應吧,就是完全被李敏鎬迷住,對他的感受就是,除了帥,還是帥!於是我就整個入坑了,這一跌好慘,趕快加碼進度又把城市獵人看完。時光飛逝,當我從匪區回來時,都教授已經不存在宇宙中,我內心的小宇宙裡全是李敏鎬。

都說「吸引力法則」、「向宇宙下訂單」...之類的,我也默默許下心願,希望有天可以見到這位宇宙超級無敵大帥哥的本尊。

宇宙很快地聽到了我的呼喚,給了我一張李敏鎬來台記者會的門票。

這一切的一切,發生的太快,我還來不及對他朝思暮想,他就來到我眼前了。

記者會的入場管控的確是少見的嚴格,雖然經過媒體報導,大家都知道是在寒舍艾美酒店三樓宴會廳舉行,因此當天飯店門口與一樓是滿滿的迷姐迷妹,二樓也有一些,但要上三樓,就沒那麼簡單了,得出示邀請函與身分證,然後還要核對名單,規格之高,我可以斷定桃園機場都沒這麼嚴謹。有部分媒體想要夾帶朋友進去,但對不起,一張邀請函就是只能一個人進去。

上了三樓,還有兩道關卡,一道比一道嚴格,每一道的守門員都會不斷核對名單,然後再用無線電與前一道關卡的人員確認是否准予進入,進場後還會有專人帶領對號入座,只差沒X光機與搜身了,還好工作人員態度都很好,雖然嚴格但很客氣。但TMD我上次被檢查的這麼嚴格,是在峇里島APEC高峰會的時候。

2014-07-04 12.36.03  

總之進去了,我內心默默留下歡喜的淚水,還一直呼籲內心的小鹿們保持冷靜,不可以表現出來,畢竟現場全都是媒體記者,大家都是見過大風大浪、閱名人無數的老江湖,怎可為了一個韓星而失了分寸。

不過後來我發現我錯了,TMD等李敏鎬出現時,每個人都忘了自己是誰,還不是都衝到前面狂拍。

講回前面最悲憤的事情,就是,我帶了相機、帶了大砲鏡頭、帶了腳架、帶了傻瓜......萬事具備,在李敏鎬登台前,反覆地側光、試拍,種種的一切都確定了沒問題後,等他出現的那一剎那,才發現一件讓我想撞牆的事情,就是:

 

相~機~裡~沒~有~記~憶~卡!!!

 

如果這是一場球賽,我一個人帶球突破了防守、穿越了禁區、閃過了長人,一路切到籃框前,旋轉、跳躍、我閉著眼,灌籃進球,全場歡呼!

但,那是對手的籃框!!!

就在那一瞬間,我所有的設備都只成了道具,趕忙跟其他攝影大哥借卡,大家都拍紅了眼,沒人理我。

於是我只好默默拿出手機,含淚拍下這小不啦機的敏鎬,明明我是坐在第一排的啊,位置絕佳、機會絕佳,但一失足就成千古恨了!

看大家拍個不停,我只剩手機,就像是拿手槍要與機關槍坦克對幹一樣,除了「輸」,沒別的作用了。於是只能用雙眼,奮力地把他的影像刻在腦海中,就在眼睛快要瞎掉時,宇宙又聽到了我的呼喚,可能是怕我羞憤而死,所以決定補償,說時遲,敏鎬與我四目相對了兩秒,不管他只是望著我這個方向,或真的是看了我兩秒,無論如何,那兩秒的瞬間,足以讓我大唱阿妹的新歌「飛高高」

他本尊真的是太帥了,這人根本只能留在螢幕上,不應該走到凡間來,我眼睛從此瞎了,再也無法看見其他男人。

三天過去了,我這症頭還沒好,除了被帥哥靚到,主要還是我那沒帶記憶卡的行為,這三天我進行了各種魯蛇的咆嘯、廢柴的怒吼、咕嚕的怨念等宣洩行為,但都無法讓我排出胸口那股惡氣,現在喉嚨劇痛要感冒的樣子,免疫系統徹底瓦解。

TMD我怎麼會忘了帶記憶卡!!!!!!!!!!!!!!!(補聲幹)

(後記:公關公司如果搜尋到這篇請不用擔心,該發的稿還是會發不受影響,不必在乎我是誰XD)

Claire克萊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