話說我的尾龍骨到底是怎麼跌傷的?

就是某天上班時想要早點到公司,於是神經病似的六點半就出門去,在走出家門約一百公尺往社區門口走,此時天色微亮,冬風蕭瑟,行人稀少,放眼望去只看到一個做運動的婦人跟我。

我家這個社區是在半山腰上,走下山就是車站,在下山時走著社區的樓梯,說時遲那時快,我一個步子沒踏好就滑倒,尾骨直接著地撞擊在樓梯的切面上,瞬間痛的我差點休克,也因為瞬間的撞擊力道太大,就痛的自行反彈起來,然後因為身勢還在往下滑,於是反彈的屁股就醬往下一階再撞一次,以上痛不欲生的兩次撞擊,一共大概只有一秒的時間。

因為撞的太痛了,瞬間的力道讓我滾到樓梯旁邊的小山溝,連坐著的力氣都沒有,完全無法站起來,想到附近有個做運動的婦人,希望她能來幫我一把。於是我用微弱的聲音大喊救命,一次二次沒反應,想說她不是走遠了吧,就算聽不到也應該看得到吧,沒想到他正好呆在樓梯上方的涼亭中,有個死角看不到我,我只好使出吃奶力氣拼命大喊:救命啊救命啊…………喊了大概有五分鐘。

那婦人完全沒有反應。

心想完蛋了,剛剛這一摔背包摔的老遠拿不到手機,要用手機求救我得先爬出小山溝,不過母女連心,我娘正好站在陽台上想說怎麼沒看到我走出社區,電話一打,我使出吃奶力氣往外套口袋一摸好險另一支手機在外套口袋,聯絡上娘後,娘就衝出來救我。

當娘把我扶上涼亭檢查傷勢時,那位婦人來問我娘說我怎麼了,我向娘大聲哭訴這無情無義的婦人見死不救。結果我娘幽幽地說:她是鄰居正好是聾啞人士聽不見啦!

唉!我真是當場被石化了,這位婦人不是故意的,所以我們完全不能怪人家。但我好氣自己,摔傷時附近唯一的路人,怎麼就正好完全是聽不到我喊救命,這種感覺真是令人覺得ooxx,老天真是捉弄人啊。

整個摔倒的過程大概就是這樣,事情發生到現在兩週了,我仍然不能久坐,醫生說這要大概休養個五星期才能康復,請問哪個工作可以讓我這樣請五個星期假在家休養呢?於是我只好在家躺了六天後,每天繼續拖著殘缺的屁股為五斗米折腰去。唉,走路真的要小心,因為卡噌痛的人生絕對是黑白的。

Claire克萊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